伟德体育-南极家书|女博士写给爸妈:想念你们,还有家里的猫咪

0 Comments

伟德体育-南极家书|女博士写给爸妈:想念你们,还有家里的猫咪

科考队员刘旭颖读家书。 本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何锴 图

亲爱的爸爸,妈妈:

见信如晤。

近来如何?爷爷奶奶和姥姥的身体可还好?家里的对联已经贴起来了吧,灯笼点了吗?餐厅的中国结换了新的了吗?旧的换下来可以留给猫咪磨爪子,免得它总是去抓窗帘的流苏穗。

我在南极一切都好,无需挂念。

自2019年11月21日来到中山站,已有两个多月,已经适应了伴着不落的太阳入睡的日子。这边的生活条件很好,有带独立卫生间的宿舍、明亮的办公室、宽敞的餐厅,还有羽毛球场和健身区。有两位大厨负责每日的餐饮,菜谱荤素搭配。早中晚按时吃饭,来到南极后反而比在国内过得更加规律、健康。就是行前您那句“争取瘦下来”的嘱托似乎是无法完成了。每每在心中暗下“今日一定要少食”的决心,却总是被食堂的饭菜引诱得胃口大开。

工作上也很顺利。12月份时天气好,适合外出作业,预定的工作内容完成了大半,因此现在不是很慌忙,可以从容地安排时间。外出作业一般都是去冰盖机场。那里是一望无际的冰原,只有蓝天、白雪和远处中山站所在的丘陵。不过随着南极夏天的到来,海冰逐渐融化,向北望可以看到地平线附近的大海。一条墨黑色的粗线画在极远处,虽然和以前看过的大海都不同,但也算是难得的海景。冰原上盖着厚厚的雪,走起来嘎吱地响。小时候在东北老家,冬天经常下大雪。飘雪的时候,您接我放学回家,看路灯昏黄的光铺在新雪上,反射出细碎的光斑,就像地面撒了金箔纸。每到这时,我就喜欢用鞋子把雪扬起来,看金色粉末飘起来又重新散落。可惜这个季节的南极总是日头高挂,不能让我在工作之余,重温儿时的小游戏。不过因为这里最高温度已经到零上了,雪在融化后会再结冻成冰晶。这儿的雪和冰都特别纯净,那些冰晶在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形状,是和家里的冬天不一样的风景。

科考队员刘旭颖南极工作。

在工作中还碰到了一件趣事。前几日在我抛出无人机后,有两只贼鸥似乎把无人机误认成了自己的伙伴,跟在飞机后边一边叫一边飞。待无人机完成一个架次的任务,落回地面时,两只贼鸥还守在飞机的旁边,歪头叫了两声。过一会儿看飞机没有起来,也不回话,才拍拍翅膀跑开了。它们守着飞机的时候,我很担心它们会啄飞机。贼鸥的喙又长又尖,还带着弯钩,这要是给无人机来那么一下,可是不得了。还好我的小飞机应该是不合它们的胃口。

科考队员刘旭颖南极放飞无人机。

除了贼鸥,在这里还能看到成群结队的阿德利企鹅。1月份以来,常常有企鹅排着队跨过茫茫海冰,来到中山站。阿德利企鹅的三角脑袋和画着白色眼线的小圆眼睛总是能组合出古怪的表情。它们好奇心很重,又无所畏惧。不小心挡着它们前进的方向时,领头的那一只就会梗着脖子,扑扇着翅膀,嘎嘎地叫,就像农村里拦路的大鹅一样,很是威风,但是走起来一扭一扭的姿态却又让它们没了气势。某日远远地还见到过一只落单的小企鹅围着海冰上睡觉的海豹转了好几圈。看它们自由地在海冰和丘陵上跑来跑去,总会意识到这些南极的动物才是这里的主人。

马上就要到春节了。很想家,想和你们一起围着大圆桌一边包饺子一边看春节晚会。不过今年,在这个世界最南端的角落,我会和站上的伙伴们一起包饺子,一起看春晚。肯定会是另外一番热闹。所以不必挂念。晚上守岁的时候,替我多吃一个饺子吧,就算我和家里人一起迎接新年了。

代我向家里的长辈们问好,旭颖想念你们。也向小朋友们问好,小姑姑回去了会给你们讲南极的故事,带好玩的东西。

就此搁笔,祝新春喜乐,万事大吉。

爱你们的旭颖

2020.01.23 于南极中山站

(北京师范大学2018级博士 刘旭颖)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